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艾滋病袭来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7

阿明最怕听到三个字:艾滋病,只要一听到,就会全身冷麻,四肢无力,汗出如浆。

这是怎么回事?

阿明是个教育工作者,在一个偏僻的山村小学里教书。微薄的工资和村的荒凉使他怀疑读大学时是否有过兼济天下的宏愿,而今只能天天在琅琅的书声和飞舞的粉笔灰里度过。他有点痛恨那个笑面虎的大学班主任,是她动员自己来支教的。

每天,他在自己的宿舍擦洗身体时,会哀叹这么健美的身材竟然浪费在了这个荒山野岭。在大学时,阿明学过武术,练过搏击,跳过健美操,那发达的肌肉,宽阔的肩膀,吸引过多少女生的眼球。还有一次,那个健美女教练在单独训练他时,不住地抚摸他的胸肌,他如果不是当机立断,立马走人的话,那一定会失去童男之身的。

谁知,在支教时,他脑一冲动,就第一个报名来到这个偏僻的西部小山村,引得无数女生惋惜,曾有一个女生明示:只要跟她在一起,就可以留在读大学的这个城市。他当时还慷慨激昂,像是一个出征的战士。可现在,一切都晚了。听说在这个破地方在够三年后,就可以调到城里,成为在编教师。为了这个愿望,他没有了选择。

这段时间,他很颓废,若不是看到纯真的孩子们清澈的目光,他真是有点想放弃。

天天放学后,几乎没有娱乐活动,这里没有和他一样来支教的女孩。带来的那台笔记本早就不想打开了,不能上网,一切都是徒然。宿舍里只有一台破旧的黑白电视,只能接收一个频道,还跳个不停。他有点快发疯了,现在,他彻底理解了那句话:看老母猪也是双眼皮的!原来取次花丛懒回顾,而今连根小草也没有了,想起那些追过他的女孩了,他有点遗憾了。看来,人想高尚一点确实要付出很多。

日子就在简单的重复中度过。

一天,有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来和他学电脑,他一口拒绝了。他看到她们那黝黑的面容和皱巴的衣服就心里发毛了,阿明知道她们的意思是什么。因为,他每次到那个杂食店买东西时,总会感受到周围大姑娘,小媳妇热辣辣的目光。阿明叹口气:宁缺毋滥,我到这种地步了,不能再糟蹋自己啊,就当自己来农村修行三年罢了。

国庆放假了,七天的时间啊,他的心像离弦的箭,暂时告别寂寞了。他拿起行囊,赶快出发了。阿明的家在遥远的东南边陲,和这里的距离太大了,他不想回家,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行程上。一位距离他最近的同学给他打电话,让他去他那里玩。原来在上大学时,还没有考虑过同学情谊,没想到现在这浓浓的情谊笼罩了他那孤寂的心。车上,一个手机铃声播放的“故乡的云”,使他眼泪汪汪。他想自己算是窝囊了,漂泊在外,没有多大的发展,简直在浪费青春年华啊!

向窗外看去,青青的麦苗渐渐远去,迎来了一幢幢的高楼大厦,他看到后,差点要叫出来了,久违了,曾经熟悉的城市生活。车停了,终点站到了,他下车后,呼吸了一口混浊的空气,虽然没有乡村的空气新鲜,但他喜欢,这里的空气有城市的气息啊。大街小巷放着撕心裂肺的dj,他听到后,不由自主地随着节奏在扭动着身体。多开心的生活啊!

现在时间还早,那个懒同学肯定没有起床,不如转一转吧。他俊朗的面庞,挺拔的身材,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赢得不少女孩的回顾。看到这,他很得意,自己的本钱还很大嘛。

走了很久,总觉得有一个地方总是走不到,是什么地方吗,他怎样也想不到。累了,倚在公园的假山上,懒懒地看着水花四溅的喷泉。一个商场正在放一首感伤的情歌,那如水的旋律使他如醉如痴,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什么,他一时也说不出。他闭上眼睛,慢慢滑落的眼泪让他猛然想起,他心里埋藏了很深的是那个最钟情的女孩,是他毅然的支教决定,迫使女孩离开了他的怀抱,而坐到一个流光溢彩的保时捷里走了。他终于找到了心里最脆弱的地方,这是他一年来最不愿意触及的伤疤。如果说支教让他闷闷不乐,那最心仪的女孩的离开是最让他黯然神伤的啊!他不由得拿下背后的吉他,一曲伤心的《秋天不回来》弹唱得如醉如痴,两行清泪也随着而下。他闭着眼睛,静静地等待眼泪在慢慢留下。

“大哥哥,你怎么了?”他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站了一圈人,女生居多。问他话的是一个十四五的女孩,整齐的刘海是那样的可爱。他擦了擦眼睛,握着女孩的手说:“没什么,谢谢你!”说着,背起了吉他,转身离去,他知道,刚才已经引起了不少女孩的哀怜,是哀怜还是爱恋,他也说不清。

去了同学那里,那个家伙看来生活的很开心,爽朗的笑声时时响起。

“阿明,你怎么样,我看你后悔了吧,到那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用啊!你太高尚了。”同学阿辉拍着他的肩膀。

阿明被这种表面同情实则讽刺的话刺痛了,半晌没有说话。

他看到阿辉的床上丢着一支口红,阿辉的脸上还有没洗的唇印,这些暧昧的物事暗示了昨晚阿辉一定在狂欢。阿辉的电脑开着,屏保是一张可爱的女孩的照片。看到这,阿明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这些太简单的事情离自己真是太遥远了!

阿辉意识到自己的话引起了阿明的不适,就开始调节气氛:“喂,老明,晚上有个哥们开party,有很多的帅哥和美女参加,我们开开心去!”

啊,久违的party,我都记不清上次是什么时候参加的了。阿明开始高兴起来,他握着阿辉的手说:“好,我想去疯一疯!”

“哥们,你得换换你的皮了,太旧了!”是啊,阿明的衣服还是大学时的,在那个山沟里,这件衣服还引起不少村民的羡慕呢!

在商场里,阿明咬咬牙,用了三个月的工资,把自己更新了。路上,他的心情马上愉快起来了,似乎找到了大学时的感觉。

夜幕降临了,阿辉载着阿明向目的地开去。阿辉这小子能干呢,倒买上车子了。可阿辉说:哥玩的就是贷款。

路上,饭菜的香味和各种风格的音乐通过多彩的灯光传递出来,流光溢彩。这就是城市生活啊,阿明的心跟着音乐跳起来了。在村一年,成了乡巴佬了,看到这些市民司空见惯的东西也激动不已。

有关领导人一天喊着缩小城乡差距,可这距离越来越大了。这光怪陆离的灯光多刺激人啊,怨不得乡下人一来城市就不想回去了,就是做鸡也愿意。就是我一年没来城市也被它感动了,那句不知谁说的“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确实是真理啊。

路上车来车往,行人也加快节奏赶路,也许忙着“归巢”吧。阿明想:我的巢在何方呢?看来下乡一年,我变得成熟了,太能考虑问题了。

车在一个ktv前停好,阿辉和阿明下了车,跨进了这闪烁的空间里。

许多人走上来迎接阿辉。阿辉向大家介绍了阿明,大家纷纷和他握手,打招呼,有一个娇小的女孩子还狠狠地握了握阿明的手,嘴里叫着:帅哥哟,好酷啊!大家哄笑:阿珍,你看上他了?阿珍看着大家:不要只说我,妹妹们,你们没有看上他?大家笑成一片了。

一个缺了门牙的小子开始唱歌,那跑了老远的调子通过走风漏气的嘴喊出来,令大家毛骨悚然了,大家把他赶跑。阿辉怂恿阿明唱一个,大家听到后让他上去。阿明走上台去,操起台上的吉他,来了一首抒情的歌曲《狠狠哭》,一曲未了,他看到角落里的一个文静的女孩眼角有晶莹的东西。一曲唱完,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阿明就要走下台去,大家齐声喊道: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来一个快歌!阿明不好推辞,又唱了一个激烈的歌曲,台下的女孩尖叫着,连声叫好,不少人问阿辉:你的同学这么有才啊,厉害哟!

阿明总算下来了,许多女孩过来和他喝酒,都争着和他跳舞。最后,累得阿明气喘吁吁。他坐下来休息,热得把外衣脱了,露出了健硕的肌肉,各位美眉惊呆了,有这么健壮的帅哥啊!有一位女孩借给他斟酒的机会,还摸了摸他的胳膊。阿明的酒一杯接着一杯被劝得喝下去了,他有些醉意了,就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几位女孩搀着阿明去房间休息,阿辉笑着说:“你们可不要动心哟,阿明可是处男!”

阿明意识模糊了,他原来就是要放松自己,尽情娱乐的,没想到,叫几位女孩子灌得酩酊大醉,他东倒西歪地随着几位女孩走了……

阿明睡到半夜,嗓子干燥得冒火,他慢慢地睁开眼睛,忽然感到有些异样,觉得身边还有一个人,他有点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就去碰了碰,啊,真的是人,而且是个女孩子!他连忙按亮了灯,发现身边躺的是那个文静的女孩子,他们身上都犹如刚生的婴儿,他想叫,但张大嘴巴却没有声音。那个女孩子醒来了,莞尔一笑:“阿明,你真厉害哟,我都受不了了!”

阿明目瞪口呆:“我……”

女孩坐起来,淡淡地说:“我是愿意的,你不要有别的想法!”

昨晚的事在脑海里一片模糊,怎么也想不起来。阿明赶快跳起来,穿衣服。

“大半夜,你要到哪?”女孩笑道。

阿明跑出去,站在楼道里,让风儿来整理整理他的头绪……

阿明没有和朋友告别,就坐上了列车,他要回到学校里。

忽如其来的事快把阿明冲垮了,他原来只是来散散心,没有想到太出格了。他可连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太荒唐了,简直和动物差不多。要知道,阿明可不是那种放荡不羁的人,这太有点丢脸,他不想再和朋友告别。

朋友的短信来了:阿明,玩得很好吧,你小子自己溜了,真不够哥们。那个女孩是我们单位的一枝花,冷美人,平时谁都看不上,你就知足吧……

阿明觉得很不是滋味,究竟是不是正经女孩已经不重要了,问题是他和她陌生如路人,竟然做出了这等事。唉……

回到了学校,远离了喧嚣,这里别有一种风情。他躺在床上,反复思忖着:那件事太突然了,要知道,我和心爱的女孩子还没有突破最后那一道防线,可现在,和一个陌生人,太匪夷所思了……

第二天,阿明感觉到自己的嗓子有点哑,喉咙像是有一团火,头涨涨的,站起来,差点摔在地上。病了,这就是疯狂的惩罚!梦里不是身是客,一晌贪欢。

接下来的几天里,阿明在药物的控制下,病稍微好了一点,可是有点奇怪,皮肤痒痒的,身子总有些不适,食欲不振,常出盗汗,感冒的感觉一直都有,嗓子痒痒的,总想咳嗽。这是怎么了?

这种状态一直在延续,时好时坏。村里的大夫只说是伤风感冒,又没有仪器检查。阿明的心在隐隐作痛:这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吧!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你选择了就不要后悔,拉弓没有回头箭,这么神圣职业你不去好好地去做,还想着别的东西,你看,这不是老天在惩罚你吗!阿明一直在责备自己,他无法原谅自己。

两个月过去了,阿明像是换了一个人,体重明显减轻了,脸上再有人没有那种光芒四射的气势了,常常是长时间的沉默,不说一句话。

一天,突然手机收到了一条陌生人来的短信:阿明,你好,我就是那个那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女孩,我想你了,原来不想打扰你,可我就是断不了想你的念头。对了,忘了和你说了,我查出了艾滋病……

后面是什么内容,已经不重要了,阿明的手里像是抓了一块火红的碳,他吓得把手机扔在地上,他也跌坐在地上,双手捶打着头:怨不得我感冒这么久不好,原来我得了艾滋病,我得了艾滋病!你为什么要到那里,为什么!

彻夜未眠,阿明的眼圈也黑了,他在想,究竟我该不该去查查呢?如果没有染上,那是最好了;如果有,我就彻底完了,我这一生就完了,如果一检查出来,我就不活了!别了,我的梦想;别了,我的亲人……还是不查为好,就这样,瞎活着呗!

阿明天天在提心吊胆中度过……

海口那里治疗小孩白癜风好庆阳那家医院检查牛皮癣较好舟山那个治疗白癜风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