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情人旅馆

2019-05-17 11:25: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王芳和丈夫离婚后,决定一个人单过。她在碧水湖畔开了一家情人旅馆,以此来维持自己和女儿的生计。旅馆开业后,生意一直不错。

深秋的一个晚上,秋风横扫着落叶,天空明显有些阴沉。一辆外地牌号的出租车停在了旅馆外的停车场。车上下来一对老年男女,那女的看来有六十多岁,头发已经花白,男的戴着帽子,走路不太稳当,女人从后面搀扶着他。

见客人进来,王芳忙上前照顾:“二位是想住店吗?”“是的,有没有好一点的房间?”,那女的说。“那是自然,我们这里干净卫生,各项设施俱全,保证您能满意”,王芳一边介绍一边拿价目表让她看。那女的看过价目表说:“那就要一个380元的标准间吧。”“好嘞”,王芳提了一壶水,帮他们把行李送进房间。

从房间出来,外面突然下起了雨,王芳觉得大概今晚不会有生意了,就起身去关外门。这时她突然听到那女的在楼上喊:“先别关门,我还要出去。”王芳告诉她外面正在下雨,她就向王芳借了一把雨伞,“回来还你”,说完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那女的又回到旅馆,与上次不同的是,她这次带来的是一名妖艳女子。王芳凭直觉知道,那女子定是个风尘女子,说白了就是“小姐”,她带个小姐来干什么哪,王芳十分疑惑,但既然房间已经让别人入住,至于里面住的是些什么人,自己也无权干涉。

王芳目送那两人上楼,又见那个老女人下来,“今天我不住这儿,你替我照顾一下那位男同志好吗?他心脏不太好。”王芳礼节性的答应了她。

老女人走后,王芳又看了半集韩剧,一时困意袭来,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在睡梦中依稀听见有人在争吵,随后她又感觉有一重物砸在头顶。当她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身旁确有一只拖鞋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楼上一男一女正在争吵。男人是那老女人带来的男人,女的就是那妖艳女子。男人一直在骂:“滚,滚,你给我滚……”女的也不示弱:“要不是你老婆答应我事成之后给我一千块的劳务费,我才懒得陪你,你也不瞧瞧你的‘老二’,老娘都为你害臊,天底下竟还有你老婆那样的女人,我看你们两个都是神经病”,临出门时还不忘骂了一声“呸!”

对骂结束了,男人跌跌撞撞回了自己房间,妖艳女子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王芳不禁心中暗骂:“打架到外边去呀,害的老娘也睡不成觉,什么玩意啊!”骂罢,电视一关,也睡了。

清晨,王芳是被冻醒的。她看了一下表,六点一刻,她习惯性地起床,把门打开,准备收拾卫生。这时他突然记起昨天老女人对她说的话,对呀,何不去看看那个老男人,看看他昨天召妓后的表现。她假装要打扫卫生,去敲老男人的门。但敲了三次,一直都没有动静。难道是昨天“爽”的太过,还在睡觉吗?不对呀,像他这个年龄的男人睡觉时间一般都是很短的,她带着疑惑推了一下房门,门竟然没有锁,她悄悄的走了进去。

眼前的一幕顿时让她大声尖叫起来,原来那老男人已经僵硬的死在了地板上。尖叫声引来了其他房客,他们迅速报了警。

十分钟后,警车鸣笛呼啸而至,并迅速封闭了现场,旅馆内所有人员暂时不得离开。每个人都被警察讯问,做了笔录。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警方基本排除了自杀的可能。就是说,这很可能是一件故意杀人案。根据目击证人——王芳提供的线索,警方迅速将嫌疑人锁定在那两个女人身上。如何找到那两个女人成为侦破此案的关键。

正当警方为如何找到两名嫌疑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那个老女人突然“自投罗网”,她竟然又回到了旅馆。她看到了那男人的尸体,突然失声痛哭起来,这令所有在场的人大为吃惊。因为具备作案嫌疑,警方迅速将她控制起来。

此案告破的消息,王芳是在当地报纸上获悉的。原来那老男人系服用过量性药致死,在他水杯中放性药的正是那妖艳女子,妖艳女子因过失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但报纸对那老女人却只字未提,这让王芳难免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那老女人与老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她很想知道答案。

一年后,秋风如约而至,王芳还在经营着她的旅馆。所不同的是,在经历了那一场轰动一时的命案之后,她的生意冷清了许多,她正准备着盘点一下,将房子出租,再去干点别的生意。

秋风从门缝里钻了进来,她打了一个冷颤。她要去关上外门,此时一个老女人走了进来。这不是去年来过的那个老女人吗?她分明还认得她那张脸。“对不起,我们这里打烊了。”王芳说话时带了一定的感情色彩。“我是来向您道歉的”,那老女人谦卑的说。“你有什么可道歉的?”王芳虽然这样说,但还是不自觉的把她放了进来,或许王芳是想让那老女人解开她心中的迷团。

那老女人进来。“我可以坐吗?”,“坐吧,反正我的店已经是这样了”。老女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郑重地说:“我首先要向你表示歉意,我知道假如不是因为我,你的店也不至于走到今天。”王芳没有回答她。

那老女人又说:“我知道,你很想了解我和那人(老男人)的关系,现在我就讲给你听。”

我们是夫妻。我家在农村,他是来我村的知青,我们是在一起劳动时认识的。照现在的话说,他长的很帅,当然也很有才气。我们朝夕相处,对他我渐渐产生了爱慕之心,但他对我却始终将关系定格在兄妹友谊上。后来,我才得知原来他在大学里有一个恋人,也是知青,但被分配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那女的很漂亮,他们还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虽然那时我还不懂得什么叫爱情,但我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让他只属于我自己。为了达到目的,我动用了我的父亲。我父亲是大队书记,他要想回城,必须先过父亲那一关。父亲对他说:“想回城,可以。但先要娶了俺闺女。”开始的时候,他死活不同意,后来他见许多知青都回了城,他屈服了。就这样,我这个只有小学三年级水平,相貌极其普通的农村姑娘,跟着他这个大学生知青回了城。

回城后,他迅速被分配了工作,我只能在家干些零活。我知道我们的共同语言不多,他之所以娶我也是被迫的。但自从我为他生了第一个孩子之后,他对我的态度变了。他觉得自己有愧,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兄长的责任,他心中虽然还无法忘记他的初恋,但他更多关注的是他的责任。和他结婚四十年来,我们很少吵架,不是我们生活中缺少吵架的机会,是他一直在包容着我。我很清楚,这辈子我欠他的太多。

他身体一直都不是太好,去年他退休了,我催他去做一次全面体检。他去了,竟然查出了癌症,并且是晚期,医生说他最多还有半年的时间。他很乐观,没有去医院做化疗。但老天却不可怜他,他的病情越来越重,去年秋天的时候,走路都有些困难。

一天,我们闲聊的时候,我问他:“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他风趣地说:“这辈子该吃的也吃了,该穿的也穿的,还有什么遗憾哪,你看现在的一些人都有情人、小秘,要是我也能享受享受,该多好啊!”我知道他说的不是要包个情人,他是在想他的初恋。但据我所知,他的初恋已因车祸去世多年,我就是有意让他们见面,也是不能办到的了。

人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往往会做出糊涂的事。为了达成他的“最后心愿”,我想在某些方面补偿他,那怕是给他找个风尘女子陪陪他。也许你会认为我很无耻,我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我所做出的这点牺牲与一个即将离世的人的最后愿望相比,又能算得了什么哪?

我把他骗到您这里,骗他说有个远房的表妹要来看他,他也不知道那人是风尘女子。我把那女的送来后,就找个理由走了,以后的事情便失去了控制。其实我也早预想到了事情的结果,料想他知道实情后会骂我,于是我拿着手机,万一他拒绝,我就将那女子赶走。但我始终没有等到他的电话,我以为他接受了。但第二天我才发现,他的手机竟然装在了我的包里。等我赶到旅馆的时候已经晚了……

说到这时,那老女人眼里有些湿润,声音也开始变的沙哑。她擦了一下泪水接着说:

后来警察将他临“走”时写的一封给我。他在信中说:

亲爱的:

我现在心里难受,可能过不了今晚。

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在心中一直怨我,因为我还没有将初恋忘掉。现在我告诉你,其实从很久以前,我心中就只有你一个了,我为你所做的一切就是最好的明证。我现在得了不治之症,时间久了难免要拖累你。我想假如我今天走了,对于我和你来说都将是一个解脱。

唯一遗憾的是,假如我走了,以后谁来照顾你哪。我不求你严守什么妇道,只希望你在我走后,能再找一个,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你不要再说了。”

听到那老女人说到这里,王芳再也不能任她讲下去,老女人在啜泣,王芳分明也哭出了声。她不知道她是怎么送老女人走的,她只记得自己早早的关了店门,自己躲在屋里痛哭了一场。

明天一早她醒来的时候,她想,我是否应当认真考虑一下。是该重新开始新生活的时候了。

安徽牛皮癣到那里医好点滴状牛皮癣痊愈症状癫痫发病作该怎么急救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