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许久未见星辰那边的人不回应我的期许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8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风筝断了线,在天上飘着。

那是一个标准的菱形,带着两条长长的尾巴,红,黄,蓝,绿的四色被竹制的骨架分开,远远望去,她在云边,再上面,是太阳。

“呐。想想办法,把她拉回来!”

“没有办法啊,那么粗的线,都断了,风怎么这么大呢?”

我呆在原地,呆呆地望着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急切,就像失去了所执爱之物一样。我不知道我们如何到了此地,她和我般配,又是独一无二的,最美丽的那个,遇上她,是我最大的幸运。

现在却心如刀绞啊,那风吹断了线,也像是拿了一把刀,插进我的胸口,血顺着喷涌出来,而我去在原地徘徊,不知所措,只能任由着她慢慢远去·,消失在云端,迷离在云海。

“这里,又不是那里,你怎么知道的清楚呢?”

她会高飞,像我之前见过的那样,于河边,展开白色的羽毛,扇起卷风,轻拂过成片的芦苇群,吹乱了翻飞的柳絮,吹乱了我的思绪。

那,在云端之上,又在温日之下此起彼伏的云朵,构筑了四周的视野,五彩的气球会从云海之中露出头,一个接一个地,缓缓地升上来,她乘着他飞,又乘着他落,她注定与天同高。

无惧的她,不在乎是不是蜡筑的羽翼,不在乎日月与晨昏的翻转,阳光指路,星辰指路,地平线在远方,染红了云海,也沉寂了云端,月,阴晴圆缺。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

“因为有些东西,譬如梦想和爱什么的,一旦错过了,就错过了。”

时间不允许我这么做,她告诉我,把现在与未来做比较,那漫长的短暂的,总要分个孰好孰坏,击溃了我的想法,轻而易举,夏末的蝉虫,苟活着,用着最后的力气抵抗着,可是强弱已经分明了。

理性的动物,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停止了鸣叫,从树上跌落了下去,可来年夏天,又会从土里爬出来,一次又一次地蜕变,一次又一次地跃上枝头,总算明白了什么。

这份传递着的爱恋,似乎……我说不出来,万物循环,因果自然,该来的注定要来,只是只留下了谎言,我站在能够看到她的地方,抬起头。骄傲地说:“我爱她,真的爱她。”

“可是你现在却什么行动也没有。”

“我只不过是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爱。”

“那为什么还不去寻找呢?”

三年后,十年后,甚至二十年后,连模样都会发生了变化,世事变迁,难免会发生什么,但我至少不想变,不会变。这样子,守护着她,似乎变成了责任,,想要在慢慢的岁月中陪伴着她,总要有些力量,与那些其他人所对抗。

自强的少年,会变成王子或者骑士,才能够将他的公主,带回自己的城堡,我听到马车哒哒的声音,那与心跳声重叠在一起,化作篇章,一节一节地唱下去,裁短的裤腿能够放下去,抚平那上面的褶皱。

“那是因为,总一天,她会回到地上,心倦了,累了。看遍了繁华万千的世界,明白了命运齿轮旋转所缺少的东西……”

“那你呢?”

“不算我,只愿她能够快乐。”

“不担心么?风那么大?”

“这会成为我去寻找她的理由。”

风筝向着东边的地平线飞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蚌埠哪家医院看牛皮癣好惠州较好的牛皮癣医院癫痫的诊断步骤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