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盜心記別喊捉賊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22

黑夜之中,看著這居安殿內,云頂檀木作梁,水晶玉璧為燈,珍珠為簾幕,范金為柱礎。六尺寬的沉香木闊床邊懸著鮫綃寶羅帳,帳上遍繡灑珠銀線海棠花,風起綃動,如墜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設著青玉抱香枕,鋪著軟紈蠶冰簟,疊著玉帶疊羅衾。殿中寶頂上懸著一顆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鋪白玉,內嵌金珠,鑿地為蓮,朵朵成五莖蓮花的模樣,花瓣鮮活玲瓏,連花蕊也細膩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覺溫潤,竟是以藍田暖玉鑿成,直如步步生玉蓮一般。但是一切的擺設,都沒有那床上之人來得重要。“歆兒,我來看你了。”看著那熟睡之中的張歆,秦羽躡手躡腳的拖鞋爬上了床。唔~張歆睡得迷迷糊糊,翻個身繼續睡了過去。“小迷糊。”秦羽看著張歆的模樣,莞爾一笑,連別人來了她都不知道,真是一點防范意識都沒有。看著張歆那沉睡的容顏,秦羽也不知不覺間睡著了。黎明前夕,天空灰蒙蒙的,周圍彌漫著涼絲絲的霧氣。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天空似乎有點兒亮了。放眼望去,東方天際微微露出橙黃色。隨著時間的推移,橙黃色不斷散布,并越來越濃。漸漸地,太陽探出前額,紅紅的額頭,只是沒有光亮。它好像是很重很重似的,一點兒一點兒地從地面升起。慢慢地,一縱一縱地。太陽用力向上升著。最后,它如釋重負般地跳出地面,整個臉膛兒通紅的,紅得可愛。剎那間,它發出奪日的光亮,強烈的陽光,射得人睜不開眼。它旁邊的云彩也被鍍上一層金邊。秦羽感受到那刺眼的光芒之時,睜眼一看,“天都涼了?”“對呀,那你要不要和我說說你怎樣出現在我的床上了呢?”忽然聽見從身邊傳來的響聲,秦羽抬頭,入眼的是一雙纖手,皓膚如玉,映著綠波,便如透明一般。再往上看,一頭烏黑的頭發,挽了個公主髻,髻上簪著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著流蘇,她說話時,流蘇就搖搖曳曳的。白白凈凈的臉龐,柔柔細細的肌膚。雙眉細長如畫,雙眸閃爍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張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彎,帶著點兒哀愁的笑意。全部面龐細致清麗,如此脫俗,簡直不帶一絲一毫人間煙火味。著了一件白底綃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坐在那兒兒,端莊高貴,文靜優雅。那么純純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纖塵不染。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歆兒,你什么時候醒的呀?”張歆看著秦羽那不好意思的樣子,撲哧一笑,“有人上了我的床,還把我擠到了角落。”委屈的道:“也不知是誰,居然半夜三更爬上人家的床,真是不害臊。”秦羽翻身從床上下來,“夫人,夫君這不是想你了嗎,所以……”張歆板著臉,“所以你就不聽皇上的話,忘了皇上的話,不顧危險的來了?”秦羽吐吐舌:“夫人,夫君知道錯了,我這不就是想看看你嘛~”“好了,天色已亮,趁著他人還沒有來,你趕快走吧。”張歆撫著秦羽的臉,雖然也很想和他呆在一起,但是她也知道,現在的局勢,不可以。秦羽拉著張歆的手,“你再等等,再等等,我們很快便可以隱居山林了。”張歆點點頭,“我知道,我會乖乖在這里等你的,你也要配合皇上他們,這樣我們才能早日隱居山林呀。”“好,我知道了。”秦羽無奈的點點頭,“那你就乖乖呆在這里不要跑,我很快就來接你。”張歆給秦羽穿上鞋:“走吧,別讓不該發現的人發現了。”回到三途府,看著那府中,兩邊是抄手游廊,當中是穿堂,當地放著一個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轉過插屏,小小的三間廳,廳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正面5間上房,皆雕梁畫棟,兩邊穿山游廊廂房,掛著各色鸚鵡、畫眉等鳥雀。臺磯之上,坐著幾個穿紅著綠的丫頭。“您去哪里了?”家丁著急的看著秦羽,“你娘都找你找瘋了。”“我娘?”秦羽一愣,他怎么不知道他娘是誰呀?家丁點點頭,“沒錯,就是公子的干娘呀。”那個年過四十卻沒有一點歲月痕跡的奇女子,真是風韻猶存。秦羽冷笑兩聲,“那不是我的娘。”“我怎么不是你的娘?”老皇后從假山之后出來,聽見秦羽的話,心中就不打一處來。看著眼前那張壞壞的笑臉,連兩道濃濃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漣漪,好像一直都帶著笑意,彎彎的,像是夜空里皎潔的上弦月。白凈的皮膚襯托著淡淡桃紅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我怎么不是你娘,我十月懷胎把你帶到世間,我怎樣不配做你的娘了?”老皇后站在秦羽身邊,冷冷的道。秦羽把頭別過去,“我只知我父親從小便說了,我娘難產而死,父親死后,這個世界上我只有歆兒。”“我是你的娘親,你看清楚了!”老皇后把秦羽的臉扳過來,認真的看著自己的眼睛。“我只聽我父親的話。”秦羽望著老皇后那雙妖媚的眼,雖然如此,他心中還是只相信父親的話,雖然父親也說過,自己的確是老皇后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吵什么呀?”鳳蕪聽見兩人的爭吵從院中走出來,看著僵持不下的兩人,奇怪道。看著秦羽,“這不是小王爺秦羽嘛,怎么是您的孩子呢?”鳳蕪一臉疑惑的道。秦羽側目,看著眼前的鳳蕪,雖然才十五六歲,不過鳳蕪的身高已像成人一般了。一條玄紫錦帶緊勒腰間,顯得人格外的高挑秀雅。外披著淺紫的敞口紗衣,上繡精致的藤蔓紋案,一舉一動皆引得紗衣有波光流動之感。腰間系著的一塊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氣。一頭長的出奇的頭發上抹了些玫瑰香精,用紫色和白色相間的絲帶綰出個略顯復雜的發式,發髫上插著根翡翠簪子,別出心裁的做成了帶葉青竹的模樣,真讓人以為她帶了枝青竹在頭上,確實沒有孤負這頭漂亮得出奇的頭發。那臉上,用碳黑色描上了柳葉眉,更襯出皮膚白凈細膩,嫵媚迷人的丹鳳眼在眼波流轉之間光華顯盡,施以粉色的胭脂讓皮膚顯得白里透紅,唇上只單單的抹上淺紅色的唇紅。淺淡的裝束說是隨意卻又是有意精心設計,顯得人清麗出塵。“鳳蕪?”在府中幾日沒有見過鳳蕪了,都忘記鳳蕪這號人物了。“你也認識我?”鳳蕪站在秦羽面前,細細的打量著秦羽,“我表哥說我丟失了記憶,那你知道我之前發生了什么事嗎?”“失憶?”秦羽聞言皺眉,“怎樣我認識的人,都愛失憶呀?”鳳蕪微楞,“還有誰失憶嗎?”“沒有。”老皇后打斷道,站在兩人中間,“鳳蕪呀,你身子剛好,還是先回去休息休息吧。”“噢。”鳳蕪點點頭,看著秦羽,“那你們先聊吧,我去找表哥聊天去了。”老皇后急忙拉住鳳蕪,一臉微笑道:“鳳蕪呀,你去找三途干嘛呀?”鳳蕪聳聳肩,“沒事呀,就是去找三途聊聊天呀,你和秦羽小王爺先聊吧。”說完轉身就要走。“唉,我有點事跟你說,你先別走。”老皇后拉住鳳蕪的手,回頭看著秦羽:“你先回房吧,別多想了,有些事我后面再跟你說。”鳳蕪點點頭,“什么事呀?”房間之內,老皇后看著那臨窗大炕上鋪著猩紅洋罽,正面設著大紅金錢蟒靠背,石青金錢蟒引枕,秋香色金錢蟒大條褥。兩邊設一對梅花式洋漆小幾。左側幾上文王鼎匙箸香盒;右側幾上汝窯美人觚——觚內插著時鮮花卉,并茗碗痰盒等物。地下面西一溜四張椅上,都搭著銀紅撒花椅搭,底下4副腳踏。椅之兩邊,也有一對高幾,幾上茗碗瓶花俱備。“到底什么事呀?”鳳蕪不耐的看著老皇后,“您再不說我就要去找表哥去了。”“你,你和3途關系很好對吧?”老皇后遲疑許久,終于問出聲來。鳳蕪點點頭,“那是自然,我和表哥從小一起長大,關系自然是好得不可思議的。”鳳蕪得意的道,“你想知道表哥的什么事,我都可以告訴你。”老皇后莞爾,“隨意什么事都知道嗎?”“那是自然,問吧問吧。”鳳蕪一臉嬉笑道:“有什么事趕快問,問完了我還得去找表哥呢。”“你知道你表哥,那個印章放在何處嗎?”老皇后語出驚人的道。鳳蕪一臉防備的看著老皇后,“您,您要我表哥的印章做什么?”

走进雪域高原 感受布达拉宫的美丽神奇贝克汉姆携子女助阵妻子同名品牌时装秀(图)《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匠心巨作网友呼过瘾

几种很难吃但却对身体极好的食物
吃什么才能让胸变大 2款丰胸食物瘦身又丰胸
香港扫黄拘捕58名内地卖淫女子 年龄最大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