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光阴的代价献给2013年逝去的时光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19-05-29

从春天开始渐渐怕吃苦,也渐渐忘了那些吃苦的日子。这并不是说我的生活已经很富足,而是说因为现有的工作我不再为许多事犯愁,更不必为未来的生活道路而惶恐。许多老朋友评价我说,我的人生不存在大悬念了。然而,这对于天性充满激情、喜欢挑战的我来说,正是某种意义上的悲哀。

如今,时间已是深秋,然而气温却悄悄告诉人们,冬天就要来了。的确,今年秋天的天气变幻莫测,我必须学着适应,习惯没有规律地增减衣物,尤其要习惯看着每个早晨起床后浮肿的双眼,以及一头凌乱的头发。如果不是那次朋友限我几分钟赶到约定的地点,都不曾察觉我开始变得行动缓慢。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出门时花在镜子前的时间会越来越长,见人总希望见预约的,特别害怕去见不熟悉的人了,必须见的话也会在见之前心里挣扎好一阵子,唯恐自己的样子、自己的话语、自己的举止,不如人家期待的好,常常担心留下不好的印象。有时候觉得,他人是无底的黑洞。唯有在三层楼的高处,一部感人的电影和一篇温情的文章,可以把我打动的泪流满面,我也可以痛快地哭闹。

可能是我老了,至少这幅皮囊一意孤行地改变着,无论我有多么的不情愿。我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少吃辣椒,多吃蔬菜,勤喝水,少用电脑,多睡觉,多买几件颜色鲜艳的衣服,多买点上档次的化妆品,当好奇瞪大眼睛时也要多想想日渐增多的抬头纹。我甚至会向从事美容业的朋友请教,如何更好地美容养颜,前些天还去买了些维生素类药物。闲下来的时候,翻看几年前的那些照片,那时的我如同一滴冰凉的鲜牛奶,神情虽然忧郁但面庞却十分的清纯。再过三四年,我三十岁了,仿佛即将爬到一座大山的半山腰,向前向后看,比我潇洒的,比我有作为的人许许多多。而我注定是那个独一无二的登山者,常常遭人议论,也常常谈论别人;常常被别人羡慕,也常常嫉妒别人;还会喜欢别人,也会被人喜欢,我庆幸自己并没有活成一个孤独的怪物。

我渐渐自豪,也渐渐孤傲。我有独一无二的性格优点,也有无价的兴趣特长。虽然我的率性而为、言出必行常常得罪人,但也常常让人想到勇敢、正直这样的好形象。我爱用文字和图片记录生活,爱读纯文学的作品,也常常可以照虎画出只猫来,但我依旧讨厌政治文学,即使偶尔因为工作需要我也在生产这类生硬冰冷的东西。许多人因为读我的文字评价说,我生活的很文艺。也有朋友去我家做客后,看到我那些养的花和鱼,看到窗台上几个红酒瓶子,评价说我生活的很高雅。其实,那些只是我的生活癖好,和别人喜欢烟草的味道、赌钱的快感一样,都是为了打发无所事事的时间。

我还是喜欢学习心理学,喜欢“存在即合理”的思考方式,喜欢将心理学的知识应用于我的家居环境布置,以及我小小的生活安排,还是喜欢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那些求助者。尽管在我所在的区域内,人们常常把心理学简单地看作是揣摩别人心思的学问,也常常有人远离我这个学心理学的人。每每遇到对学心理学的我发问,我常常开玩笑似地说,我不想和你谈情说爱,猜你心里在想些什么跟我无关。其实,即使我想和你谈情说爱,也与心理学无关,爱情是心底里一种美妙的感觉,心理学这个工具不可能起到关键作用。

我自豪我的经历和现在。我去过面积占大半个中国的九个省份,到过很远的地方,看过许多风景,体验过许多种生活,至今结识了一些真诚的朋友。在已有的生命里,我痴痴地爱过别人,也被人傻傻地爱过,付出过真情实感,也得到过真心汇报。对于过去,没有欠账,没有遗憾。对于现在,我仍在坚持我的喜好。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在平静的生活里,常常有人不请自来指点我们的人生。坦白讲,我常常把那些所谓的好话当作空气,我更没有心思去猜测他们的用意,因为那些道理很难进入我的心里。如果说人生是一座方城,你想为别人指点出路和风景,除非在相同的年纪,你站到了城楼顶上,或者说你已经出了城。否则,你也只是个困在城里的人,你的建议也只是你对自己现状的意见。所以,如果你真心关心一个人,你应该做的就是静静地陪伴,陪她随时随地说说心里话,而不是随时随地提看法。当然,如果你真的关心我,除了告诫我别太骄傲外,其他的也一样。

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大半年里,常常听到关于婚恋、升迁、买房买车等话题的他人他事和相关讨论,我常常插不上话,其实也真的没有任何话可说。记得那是夏天的一个周末,在一条巷子里,遇到中学时代的老师开着豪车载着贵客,与我同行的朋友羡慕不已,我不屑地说,没有什么了不起,等我们到了他那个年龄也会有房有车有名,只是要一直加倍努力,至少需要付出许多时间。这些年,我常常把比我强的人不放在眼里,我知道我成不了别人,我只能成为我自己。我不赶时间,我不做比较,慢慢地走我喜欢的路,仰望我喜欢的蓝天,尽管这后来,我可能会成了社会的边缘人。这也许正如那本忘记了名字的国外心理学巨作里说的,每个人都如同汛期的大马哈鱼,被区分为一拨一拨的,各有各的地盘。

还清晰地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三个初中同学一起爬山,一起谈心事,一起遥想美好的未来。而今,三个人各人盛开着各人的花,吸引着各自的风和蝶。我们的生活在漫漫的人生里,偶尔会重叠在一起,但很快就又回到各自的轨道上,为了有尊严地生存,为了有价值地生活,为了各自追求的生命意义。我不得不承认,每个人的生活在冥冥之中一定存在安排。

当冬天的脚步越来越近,天气将越来越冷,我也将越来越宅,我可能不再像夏天一样迷恋在大自然里骑行。但我会一直迷恋文字,在小城里度过的周末,我会把自己藏起来,让谁也找不到,小屋里也因此全都弥漫着我自己制造的孤独。那些孤独一定是我生命的信香,当它燃烧起来,成千上万的文字会在空气里呼啸而来,召唤着我写出一个一个的字,一个一个的词。有时候,我在所写的文字里看到了自己的未来,那些字像水一样,流动着,带着我的个人气质。我不停地写啊写,只到一穷二白,只到无字可写。

在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前,刚和父亲在电话里因为我单身的事争论过。也许,这件事还会困扰着我。但有一点无法改变,如果我真的欣赏一个人,可能我就会喜欢上她,而后我一定会主动表达我的真实情感,这并不是说我不负责任和不计后果。我只是想,在做到承担责任时需要一个确定的名分。如果有人欣赏我和喜欢我,除非是明明白白告诉我,要不我也感觉不到。这很矛盾,但我也无解。有人说,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谁是谁的难以料定,只是有人愿不愿意和你做交换而已。

中学时读过《红楼梦》,看到宝玉在蔷薇架下避雨,龄官用一根金簪在地上画,画了十八画,是一个蔷字,连着画了几十个竟然还是蔷。宝玉深有感悟,然后说天下的眼泪竟然不能一个人全得了,从此后,只是各人得各人的眼泪罢了。这是一句让人倍感温暖的话,当一个生命结束,再伟大的人也不能得尽天下的眼泪,再平凡的人,还是有人痛痛快快地去哭。

所谓的人生,各有各自的味道。只是在这绝情的光阴里,你为那个味道付出过多少代价。

2013,11,2

南昌最好的白癜风医院海口专治癫痫哪家医院好沈阳最好的专科医院治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