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代嫁双面妃第十九章趁机陷害

2018-11-08 17:19: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代嫁双面妃 第十九章 趁机陷害

“苏伯,立马召集这院子里人,不准任何人乱跑乱说!再分配人手去请大夫,找一向给府里看病的信得过的,外面但凡出现一点关于今日的闲言碎语,这里伺候的人都要罚!依我看,先把姐姐安置在我的屋里,等大夫看过再说,现在这种情况不适宜胡乱抬动。”

苏管家正在乱跑的奴婢侍卫里指挥,这府中的主子都聚集在这个院子里,本没有他说话的份,可谁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主子都惊慌失措,他只能依着本分勉强处理,正焦头烂额之际,听到有人布置,自然欣喜万分。

颜以筠自从醒来便很少走出自己的院子,唯一一次还被惩罚跪了一宿祠堂,下人们对于这个二姑娘多是轻视,将她视作可有可无的一个存在。她们这些在深宅大院里的人最是会看人眼色,凡是不得老爷欢心的,她们也就无所谓关注,如今,在这样的情形下,竟然是她在主持大局,不由让人觉得诧异。

“怎么?苏伯认为我说的不妥?”颜以筠站在台阶上,自然而然的俯视着下面院子里各个地方的人,那种高度上的压迫和她突然带出来的气势令所有人不由自主的低头认同。

“不不,二姑娘说的是!”苏管家见过些世面,自然不是那些普通的丫鬟可比,但一时却也无从反驳,只悄悄的看了苏邑一眼,见对方毫无反对的意思,才应承道“老奴这就去办!”

颜以筠这才点头,目光所到之处竟有几分慑人的气魄,让下面的人心生胆怯,她们自然不知道颜以筠在现代怎么也在几百人的公司做过主管,没有几分本事怎么弹压住手下的人,而且那都是勾心斗角的人精。只是突然穿越让她无所适从,才着了道,此番想要认真起来,自然也不是简单的角色。

有了颜以筠发话,苏管家立即分出人手,请大夫的,打扫庭院的,照顾苏冰璃的,剩下的也分别派去熬制安神补气的汤水给苏邑和苏夫人压惊,眼看苏管家分配的差不多,颜以筠才又发话。

“这里只留着母亲随身的人和冬雪吧,剩下的都让她们去做自己的事,日后若让人得知半点风声,可仔细你们的皮!”她声音不大,还带着几分少女特有的柔软细致,可听在众人耳里却觉得她所言非虚,如果谁真的多嘴向外传出谣言,怕是她们都得不了好。

“是!”众人齐齐应诺,这才从颜以筠的院子里散去。

苏冰璃被安置在颜以筠的房间内,而颜以筠肩头的血迹更多,似乎刚刚也只是勉力坚持,这一番动作更加牵动了伤口,只是她面上竟一丝都看不出来,比平时稍显苍白而已。

碧柳从房内找出止血的外伤药,颜以筠也来不及问她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便被她们拉着到客房里面宽衣上药,药粉溶解在血里面的感觉让颜以筠瞬时间疼的发抖,可是却莫名的觉得还好。

她这边刚刚收拾妥当,肩膀的伤被草草处理过,外面又有人禀告大夫请来了,按照颜以筠的吩咐是找的平时就常在府里行走的一个名医。

苏邑顾不得再客套什么,直接让他为苏冰璃诊治,那焦急的神色不似作伪,此刻他才真是父亲对着自己女儿的关心,颜以筠有瞬间的恍惚,仿佛看到了在现代自己每每生病的时候,父母也是这样围在周围,不断询问,生怕她有什么闪失。

“大姑娘这倒不像是病啊!国公爷恕罪,在下无能,只能医病,这情形,国公爷还是找个高人看看吧!”这大夫话说的隐晦,但在场的人又有哪个不明白的。

“这。。。”苏邑沉吟一番,冲着苏管家微微点头,后者明了的上前送大夫出去,自然少不了一通叮嘱。

“老爷,姑娘这是被人下咒了!之前刚有小丫头看到类似符咒的东西被烧毁倒掉,怎么姑娘如今就这样了!姑娘本就头疼缠身,这一次可是差点要了姑娘的命啊!老爷要为姑娘做主,找出想要害姑娘的人啊!”冬雪见屋内已经没有外人,又有大夫的话为据,当下跪在地上哀切道。

“看到的丫头在哪?带进来!”苏邑本来听到大夫的话脸色就已经阴沉,巫蛊之术是禁忌的东西,一旦被人知道他府上传出这样的事情,皇帝恐怕也不会再饶过他。

颜以筠虚弱的靠在一旁的椅子上,淡淡的看着事情不断变化,逐渐按照对方设定好的程序进行,嘴角不由得勾起冷笑,只是眼睛不断看着门外的人。

眼见一切发生的小丫鬟被带进来,一字一句的将当时的场景说给苏邑听,自然也没有漏掉倒香灰之类东西的人是夫人院子里的,东西也是从夫人院子拿出来的。

甚至连火盆和里面的东西都一并带了来,其中有些没有完全烧尽的纸片赫然画着古怪的符咒。颜以筠竟然觉得有些好笑,对方为了做这个局真是煞费苦心啊!不将她们赶尽杀绝誓不罢休!

苏邑听完已经怒不可遏,转脸狰狞的看着苏夫人呆坐的地方,明明是和她毫无关系的事情,可是从这小丫鬟的嘴里说出来就偏偏都跟她有了牵连,没有任何切实的证据,但任何人一听就已经“明白”了事情了原委。

“你到底还是为了那桩亲事!我早就说过,锦儿说什么也要嫁过去!没有转圜的余地,你为何就是一意孤行!璃儿做了什么你要这样对她!她还是个孩子,你就为了自己的私欲要置她于死地才罢休吗!”

“老爷,我没有。。。这我根本就不知此事,今日我也是刚刚听说,还没有来得及查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定是有其他人要对大姑娘不利!”

“你查?你查之后会不会销毁证据,让别人再也查不出来才好!这府里还要谁会对璃儿不利!害她又能得到什么!只有你,果然是歹毒的妇人!如今你还不认!”苏邑不听苏夫人再辩解一句,当下厉声道“你也不需要再说什么了,这苏夫人果然不是你能坐的位置!趁早离了此处,省的闹起来你娘家兄弟在朝中也没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