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恐怖广播第九十五章秦兵肉身

2018-12-03 15:03:0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恐怖广播 第九十五章 秦兵肉身!

胖子去过拉萨,然后那个沈老头出来了,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没联系就见鬼了。

苏白端着茶,默默地坐在沙发上。

其实,苏白真的不是一个喜欢多事的人,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事情居然有胖子的参与,哪怕是到现在,苏白也不能确定胖子真的是为了什么利益而在算计自己。

他当初要玉如意,苏白也就甩给他了,哪怕苏白也清楚里面有大秦公主的亡魂,但是苏白依旧没什么犹豫,正如当初胖子也曾将那一滴远古吸血鬼的精血交换给自己一样,哪怕胖子不是吸血鬼,但苏白可不相信胖子真的不清楚那滴血的价值。

他没有必要这般来算计自己,他想要得到什么,只要不是很过分的要求,苏白都大概率会给他。

那么,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苏白的手放在自己的下巴上轻轻地揉着,和尚坐在苏白的对面,见苏白这个样子,提醒道:“对方知道我们的住址。”

“但我不相信他真能攻得进来,对了,阵法你昨天改了没有?”

“修改过了,就算是胖子亲自回来,也不可能进来这里。”和尚很自信地道。

“我不担心胖子。”苏白解释了一下,然后起身,“算了,我出去走走,人家都给我快递U盘了,我老是这么待在家里,不是连给他下手的机会都没有么?”

“他有对你主动出手的因果么?”和尚问道。

“应该……有吧。”苏白思考了一下,“站在他的角度上来看,确实有。”

“那你自己小心点。”和尚提醒道。

“行了,我正好想找人练练手。”苏白可是学了不少的血族魔法回来,虽然还没来得及真的修炼和巩固,但就像是一个人获得了一个新的能力一样,总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他敢回来找你,肯定是有依仗的。”

“打不过,还跑不过么?”苏白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对了,我之前被交警拖走的车,取回来么?”

“取回来了,停在另一侧的墙角,钥匙在鞋柜第一层。”

“谢了和尚。”

“是胖子帮你取回来的。”

苏白点点头,换了双鞋子,拿起车钥匙走出了门。

难得的还没下雨,虽然天气有些阴沉,乌云也有些厚实,但至少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湿气和淡淡的凉意,在这个季节,让人觉得很是舒爽。

发动了车子,苏白坐在车里想了一会儿自己还能去哪里,上海很大,但自己的朋友,真的不多,可以去找的人,也很少。

事实上,如果不是跟和尚以及嘉措住在一起的原因,苏白也不会没事做时去找和尚或者嘉措聊天喝茶;

无论你是否已经习惯了一种单调孤独的生活方式,但你毕竟是一个人,而人的思维和情绪是一个复杂体,哪怕是再习惯孤独的人,可能偶尔间,也忽然觉得是否自己太过孤独了?

想了想,似乎现在自己能找的人,也就剩下一个了。

苏白没给她发消息,而是直接将车开了出去,半个小时后,苏白开入了一座大厦下面的地下停车场里,这里他比较熟悉,因为之前自己的侦探事务所就开在这里,梁森跟解禀的游戏公司也在这个大厦中。

上了电梯,看着电梯数字不停地向上跳动着,等听到“叮”一声时,苏白走出了电梯,拐角处其实就是自己本来的侦探事务所的门了,只是现在门显然是被换过了,给人一种温馨且不浮夸的感觉。

按了下门铃,

苏白这个时候忽然担心万一她不在怎么办。

好在,很快门被打开,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苏白面前,有些疑惑地看着苏白:

“先生你好,请问你有没有预约。”

“没有。”

“那抱歉,我不能让您进来。”女人很和煦,但是苏白能够看出来,这个女人以前很可能是个军人,说她经历过腥风血雨当过雇佣兵那就太夸张了,但一个人徒手放倒两三个成年男子应该问题不大。

“我是颖莹儿的朋友。”苏白说道。

“让他进来吧。”

里面传来了颖莹儿的声音,

“再把今天上午,不,今天白天所有的预约都给我取消掉。”

女人有些意外地再次打量了一下苏白,对里面回应了一声好,拿着走出了房间准备打去了,同时把门留给了苏白。

苏白推门走了进来,颖莹儿正坐在办公桌前整理着资料。

“小晴,倒……”颖莹儿见小晴正在外面打取消预约,只得自己起身去给苏白泡了一杯茶放了过来,然后有些歉然道:“有个学术报告得先赶完,你稍等一下。”

说完,颖莹儿又坐回了办公桌后继续自己的工作。

苏白本想客气一下,说其实是自己来得突然了,但见颖莹儿此时正在一本正经地做着事情,他忽然觉得对方似乎不需要自己的解释。

因为自己身份的特殊,既然自己来了,她必然会推掉其余的应酬和工作来陪自己。

她不是自己的情人,但自己同样也不是她的客户。

苏白端着茶杯,走到了落地窗边,这里被重新装修过,已经完全不是以前侦探事务所时的画风了。

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鳞次栉比的高楼,苏白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被整个世界所抛弃了,又或者,其实是自己先抛弃了这整个世界。

少顷,

一双洁白细腻的手抱住了苏白,柔嫩温暖的身躯自后背贴了过来,鼻尖,萦绕起淡淡的芬芳。

“我的职业本能告诉我,某人现在需要安慰。”

颖莹儿带着一点点的慵懒靠在苏白身上。

两个人之间,没有情和欲的念头,就这么很纯粹地她抱着他。

这一幕,持续了很长时间,一直到苏白手中的茶都已经凉了。

“谢谢。”苏白说道。

颖莹儿微微一笑,转身,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翘起自己修长的腿,有些无奈道:

“其实从第一次见面和接触我就清楚,你不会被任何的精神问题所打倒,你拥有让我难以想象的精神毅力。”

“或许吧。”苏白将手中的凉茶一饮而尽,茶杯放在了面前的窗台上,“最近生意怎么样?”

“托您这风水宝地的福,挺不错的。”颖莹儿手中拿着一支钢笔,对着苏白,轻轻地拨开了自己衬衫上最上面的一粒纽扣,“有点热。”

是的,有点热,那一粒纽扣剥开后,隐隐约约露出了那道线,不是很露,却恰到好处。

苏白走过来,手伸出来,伸向了颖莹儿的衬衫。

颖莹儿用自己明亮的眼眸看着苏白,“你如果要把我这粒纽扣给扣上去,我会很看不起你哦,太过做作,只是为了自己隐藏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苏白咽了口唾沫,忽然间有些口干舌燥。

“这也是你的治疗手段么?”苏白问道,这个问题,很不解风情,同时也很破坏氛围。

但颖莹儿是清楚苏白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对这种话,她丝毫都不在意,她站起身,主动攀附到了苏白身上,二人脸对着脸:

“这是我给你的独家私人疗程,等你真的进去时,你不光会发现我下面很紧,还会发现会有血流出来。”

苏白低下头,两个人的额头轻轻地抵在了一起。

“我一直很想问你一个问题。”颖莹儿不介意和苏白此时略显亲昵的动作问道。

“说。”

“你是因为我是你在乎的人,所以你不愿意和我做惹下关系,还是因为我在你眼里跟那些普通的女人没什么区别,所以你看不上?

就和古代的贵族,觉得让自己的血脉和精华流失出去也是一种罪过一样。”

“你自己,是知道答案的。”苏白这般回答。

“还是模棱两可。”颖莹儿转过身,开始整理自己的办公桌,“一会儿出去吃饭么?”

后面,没有回答。

颖莹儿愣了一下,回过头,却发现苏白已经消失不见了。

…………

“嗖!”

雨,开始下了起来,遮挡住了大部分的视线,否则估计会有不少人看见于空中,有两个人一起摔落了下来。

“你在乎那个女人,你在乎那个女人是吧?”戴着面具的沈老头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对着苏白狂笑着,“那我先不杀你,我要先杀了她,只杀一个普通人,广播也不会惩罚我的,我去先杀她!”

“砰!”

两个人的身形落入了花圃之中,苏白一只手死死地压着沈老头的胸口,地面也因此发出了一道颤音,花圃这边的花草在此时全部被震碎。

但是沈老头却毫不介意,不光是他的内心不介意,就连他的身体也毫不介意。

苏白眉头一皱,当即伸手掀开了沈老头的面具,面具之下,是一个年轻且陌生的面庞,他正盯着苏白,带着狰狞的笑容。

苏白的掌心发力,沈老头身上的大衣也被撕扯开,露出了坚硬无比的古铜色胸口。

“这是…………”苏白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桀桀……是的,这是秦兵的身体!”

玻璃清洗机
榨油机
色素炭黑生产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