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炼金之刃第十七章反击插手混乱上

2018-12-06 18:00: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炼金之刃 第十七章 反击,插手,混乱(上)

风声凛冽,稻草飞扬城市猎人

感觉到头顶上传来慑人的杀机,战车奥拉不假思索的释放精神力,找到安放在稻草垛旁边的金属锚点――一把锈迹斑斑的干草叉,然后倾尽全力释放斥力护盾。

这是一个不很常见的斥力护盾应用技巧,通常而言,斥力护盾能够排斥、反弹和偏转一切金属物体,保护使用者不被刀剑和枪弹伤害。但是当金属物体的重量远远超过使用者体重的时候,被排斥和弹射出去的就成了使用者本身。

干草叉当然不会比奥拉的身体更重,但是那东西实际上是用一根铆钉牢牢钉在地面上,想要挪动绝不容易。斥力护盾的反弹让战车奥拉像是被投石机投出的石块一样飞射出去,恰好躲开了从天而降的一记凌厉劈砍。

梅林?艾弗里的运气就糟糕得多了。虽然年轻的学徒提前一瞬间发现了头顶上的危机,而且还来得及提醒同伴,但是他所掌握的熔金术技能远远不如奥拉,更没有掌握“斥力反弹”这类特殊应用方法。宛如一道暗黑帷幕的剑光从天而降的时候,他只来得及激发一个低级熔金防护“钢铁身躯”,就被扑面而来的气浪给吞没了。

稻草垛宛如下面埋藏了火药一样轰然炸开,气浪翻卷,横扫四面八方。黑翼死神迦娜恩莱斯手持一把造型奇异的黑色巨剑,从滚滚烟尘之中大步走出,飞翼骑士头盔被扔在一边,酒红色的长发宛如存在生命一样跳着骇人的舞蹈。

“战车奥拉,出来,别给你的威名丢脸!”

“女人,你也只敢在这时候夸夸口而已。”奥拉低沉沙哑的声音从不远处一栋正在燃烧的建筑里面传来,但是下一句话却诡异的从相反的方向响起,“老子和布里克交手之前,你怎么始终躲在几百米的空中,不敢朝老子挑战啊?”

“那是因为在出击之前,布里克那家伙找到我,哭着喊着要和老对手公平决斗。”迦娜恩莱斯的双眼闪闪发光,那是愤怒的火焰和熊熊战意,“我真后悔一时心软,同意了那家伙的哀求。滚出来,我要让你为我的部下偿命!”

“你应该感到幸运才是,女人。”奥拉的声音从一处几乎只剩下焦炭的农田里发出,“战车奥拉通常不愿意伤害老幼妇孺,但是一个愚蠢到分不清楚利害关系的女人不在其列。”第二段回应的时候,声音又转到了黑翼死神侧后方的一株大树上。

迦娜恩莱斯不为所动,巨剑拖地,脚步不停,走向小路的尽头。那里除了一口光秃秃的废弃水井,似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她的脚步沉重而有节奏,宛如咚咚战鼓直击心坎,一步,两步,三步……

“就是现在,开火!”有个咬牙切齿的声音――维克托头领的声音――突然响起,“宰了那女人,为弟兄们报仇!”

枪声四起,口焰闪烁。致命的铅弹从墙头、树上、农舍里、坑道边激射而出,组成近乎密不透风的火力,把迦娜恩莱斯的身影笼罩其中。

反抗军使用的火药枪枪枪在隐蔽性和安全性方面,比城卫军的气动步枪有些差距,但是威力方面丝毫也不逊色,射程还隐隐超出。导师级熔金战士的防护能力固然强大,但是被几十支火药枪枪枪集中火力,就是斥力护盾也会被强行打破,钢铁之躯更是会被打得千疮百孔。

看似陷入绝境,但是迦娜恩莱斯的脸上除了熊熊战意,没有露出任何惊讶或者恐惧的表情。她把黑色巨剑高高举起,向脚下一插,剑刃表面从下至上亮起许多细小的符文,然后伴随着撕裂空气的刺耳呼啸,黑翼死神的身影消失在一团钢铁旋风之中。

密如骤雨的金属撞击声响起,铅弹被钢铁旋风卷入,激起阵阵火花迸射。看到枪弹无效,有些战士迟疑着停了下来,弹雨略微稀疏,但是很快,维克托头领的声音就再次响起砂浆胶粉

“继续开火!不要吝惜弹药!她坚持不住太久”

弹雨再次密集起来,维克托头领继续发号施令,调整轮射的频次和强度,确保钢铁旋风每个瞬间都被越来越多的铅弹命中。随着火花迸射越发激烈,钢铁旋风的旋转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甚至偶尔可以听到铅弹击穿斥力护盾的刺耳呼啸声。

眼看着胜利在即,反抗军战士们的眼里逐渐露出了欣喜和兴奋。就连藏身于水井后面的战车奥拉也松了口气,反握精金短刀的手指微微张合,活动着缓解因为激烈交锋和紧张带来的酸胀和麻木。

只有梅林?艾弗里感觉手脚有些发冷,他狼狈不堪的趴在乱糟糟的稻草之中,贴在眉心的铁蓝色金属薄片微微散发着朦胧的蓝色光芒,又被次级红铜屏障掩去了全部测金术波动。

在测金术的视野之中,被弹雨笼罩的根本就不是一位导师级飞翼骑士,而是一具散发着强烈熔金术波动的炼金人偶。黑翼死神迦娜恩莱斯已经重新回到了天空之中通风柜厂家
,如同一只无声翱翔的告死天使,选择着即将被黑色巨剑撕成粉碎的牺牲品。

“诸神啊,这可不是我想要和帝国作对。”艾弗里忍不住苦笑起来。他绝对不想惹麻烦,但是如果废铁镇的反抗军被就此剿灭,他怀疑自己还有没有独自一人逃脱出去的希望。

城卫军绝对不会相信,一个连身份证件都有问题的年轻学徒出现在这里,会和反抗军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这么想有些对不起桑丘先生,但是幸好……当时没有完成交易。”艾弗里一面暗自庆幸,一面从药剂包里取出一撮秘银粉末――那是应该付给交易商桑丘先生的融金术材料之一。

“小心,再小心一点……”艾弗里在心里不停叮嘱自己,从身旁地面上撮起一点泥土,把秘银粉末与泥土混合搓成个小球,然后装在一把小小的特制弹弓上面。

瞄准炼金人偶之前,他迟疑了一下,取出冰霜皇帝的戒指,轻轻把它套在右手的食指上。这是一件极其珍贵的炼金道具,足以让绝大多数的炼金术师生出贪婪之心――就连高不可攀的宗师级也不例外。但是与危险相比,这枚戒指具备的强大威力足以抵消不利因素,成为艾弗里手里最强和最后的底牌。

“乱起来吧。”射出秘银小球的时候,艾弗里默默祈祷说,“要争点气啊,反抗军的战士们,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也是我最后的机会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