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假替身真感情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2

我叫李强,毕业于一所三流大学。参加工作后,我过上了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至今都心有余悸。事情发生在我上班的第二个月,那天我正在车站等车,背后突然一只手大力地把我推了出去!我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跌在了马路上。

这时,一辆公交车直奔我而来,公交车在即将撞到我时,刹住了车,我总算是捡回一条命。

公交司机也被吓坏了,他伸出头来,冲我吼叫道:“你不要命啦,混蛋!”

我当时惊魂未定,也顾不上和司机争执,只是回头看看,到底是哪个人把我推出来的。人群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个脸色惨白的老太太,一脸的怨毒,以一种仇恨的眼光看着我!那眼神简直就像是能把人的魂魄勾走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说起来,这几天我一直频繁地遭遇各种意外,每一次都与死神擦肩而过。而每次死里逃生之后,都能看到那个诡异的人影。

其实,事实的真相,我也是知道的。这是我必须还的债。

那个人影,其实就是个女鬼,只有我能看到,她是我同学李高田的母亲,毕业的最后几天,我约他去水库游泳,可没想到,他被水溺死了,而他的母亲,也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也跳湖自杀了。

要说这件事,还真令人唏嘘。出了事故之后,李高田的父母迅速来到现场,我的父母也在现场。

李高田的母亲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水溺死了,一时情绪失控,扇了我两耳光,这下我的父母不乐意了,说了一些不太符合人情冷暖的话,大概意思就是:李高田又不是我家李强亲手害的,是自己不会游泳非要逞能,你扇我家强子干嘛。

两家人因为这个在现场就打了一架,直到景查来了方才停止。从此以后母亲偷拍女儿性爱视频要挟控告16岁女儿两男友,我们两家结了梁子。后来李高田母亲自杀,这个梁子就更解不开了。

回家后,我把最近所经历的一系列事情,和父母说了一遍。父母都是从农村出来的,也曾经听说过不少灵怪之事,对我所说的,还是相信的。

于是,他们就找到了一个阴阳先生,据说功力了得,说一定要把这个厉鬼收服。

我们约定在一个周日相见。我看那个先生第一眼,就感觉是个高人。他有五十岁上下,身穿青布小褂,还留着一抹小胡子。

他见到我之后,冲我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简单问了两句,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和他讲了一遍,听完后,他没说话。只是默默地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一块风水罗盘,在屋古装汉服孔明灯下的娇嫩妹子子里来回走动,口中不断地叨咕这我听不懂的话。

“嗯……不好,不好,罗盘沉针,主阳宅阴气,大不祥也!”

我虽然听不懂那先生说的是啥意思,可是大概知道,事情很不好,于是焦急地问他:“先生,看出什么来没有?该怎样把这厉鬼超度呀。”

那先生眉头紧锁,说道:“事情有点难办,却不是不可办。”

我忙问先生该怎么办,于是先生也不避讳,把解决办法娓娓道来。他提出一种送替身的办法,具体做法,就是准备一口我的美女后宫写真集大棺材,和一个纸人,然后取我身上的血,涂抹在那纸人额头上,由此,就等于制造出一个我的替身。

由于那厉鬼怨念很重,不带走我是不会罢休的,所以只能用这种替身法,让它把替身带走,便算是赎了我的命。

先生收费不菲,一套家伙事操办下来,收了五千块钱,相当于我工薪阶层的父母合起来一个月工资了,不过为了我能摆脱那个厉鬼,也只能这么做。

为了这件事,我和单位请了三天的假。

月黑风高,阴气极盛,是法事的好时机。凌晨十二点,我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喝了半斤白酒壮胆。俗话说,酒壮怂人胆嘛!

我仰天长哭,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我一边假哭,一边喊道:“高田啊,都是我的错,我那天不该邀你一起游泳,结果无心把你害死,我也实在没法苟活在这世上了,我今晚就要随你而去了!”

一开始,我是假哭,可哭着哭着,情绪不由自主地受到了感染,话说李高田也算和我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我们感情很深,他因为游泳而被淹死,我也确实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不禁想起曾经和李高田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夏天一起抓知了,冬天一起堆雪人,我挨了欺负他帮我出头,他挨了欺负我也帮他打架,可以说好得就像一个人一般。

想着想着,我嚎啕大哭,无法自制。原本,按照先生安排的计划,我在家里假哭,然后举着剪刀假自杀,然后父母假装把我装进棺材,随后再把纸人替身烧掉,让那厉鬼把替身带走,就算万事大吉了。

可是,因我我在痛哭的时候动了真格的,再加上酒劲往上涌,我举起剪刀,扒拉一下,真的往自己的美臀嫩模湿身诱惑燥热难耐求解救肚子上捅了一刀。

这可是意外,阴阳先生听见我的惨叫声,赶忙飞跑进屋子,当时,我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一时间,我只感觉腹部传来一阵剧痛,然后便慢慢地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清醒时,发现李高田的母亲就站在我的面前,她依旧是一脸怨毒,恨恨地对我说:“你可算是来了!跟我走吧!”

她拉着我,走在一条昏暗的隧道之中,两边阴风阵阵,吹到脸上,刀刮一般地痛。

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亮光。我心里清楚,我这是真的死了,前面肯定就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了。

我心中感慨,我刚刚参加工作,还没有挣到足够的钱孝敬父母,就这么走了,想着想着,我不禁哭泣了起来。

而一直拉着我的李高田母亲,却一点不为所动,我们走到了隧道的尽头,我惊讶地发现,这里不是什么阴曹地府,反而就是我的家。

眼前就是熟悉的卧室,卧室中横放着一口大棺材,李高田的母亲恨恨地对我说:“我儿子就是被你害死了,今天我不踢死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说着,重重地飞起一脚,把我踹了出去,我只是感觉自己冲着那口大黑棺材飞扑上去,然后意识又模糊了。

当我意识再度恢复时,发现自己已然躺在医院的床上,而旁边坐着的是眼圈红红的父母和那位先生,那位先生面露狡黠的微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心说,既然我现在还活着,那就说明先生的计划肯定成功了。我想坐起身来感谢先生,可因为从腹部伤口传来剧痛,不由得发出一声嚎叫。

那先生很和蔼,他让我躺好,然后慢慢地告诉我真相。

原来,那先生早就和厉鬼谈判过了,按阴阳行当的人来说,对于厉鬼这种东西,能讲理的就讲理,讲不了理的才会动粗。

而李高田母亲,纯粹是因为自己深受丧子之痛的折磨,才会变成厉鬼,不算是大恶,通过谈判,先生了解到,李高田的母亲,要的就是来自我的一个发自真心的忏悔。

因为生前,因为双方家长都不冷静,打了一架结了梁子,所以李高田母亲的冤魂才会一直祸害我。她要的就是一个真诚的道歉。

而且,像李高田母亲这种厉鬼,靠烧纸人这种小伎俩,是根本蒙骗不过去的,所谓烧纸人,送替身,对付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游魂。

而那天先生在第一次见我,和我谈话时,就已经看出我骨子里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所以,安排了这么一出,表面上是让我假哭,假死,然后送替身,实际上,先生早就料到我会在法事进行的过程中情绪失控,而弄假成真。

而这个所谓的弄假成真,压根就是他一开始就要的效果。先生那天准备的符咒,法器,压根不是什么送替身用的,而是一些止血,恢复阳气的工具,用于在我自杀之后迅速止血,以保住性命。

而李高田的母亲,在我当天痛哭流涕时,就已经原谅了我,我自杀之后,先生迅速用止血的符咒帮我止了血,我的魂魄离体之后,竟然还是李高田的母亲亲手给送回来的!

故事讲到这里,便告一段落,我心中感慨,本来是一件双方都各退一步,服个软就能过去的事情,非要倔强地坚持自己所为的尊严,才到了如此地步,现在,终于又通过发自内心的忏悔,永远解开了疙瘩。不能不说是一件好事。

当天晚上,我又做了个梦。

梦中,李高田母子一起站在我面前,李高田母亲脸上的怨毒一扫而空,他们母子微笑地看着我,向我挥手告别,据说,是母亲要先投胎,而李高田要二十年后才投胎,他们还要做母子。

说完这番话,两个人扭头,出现了一条狭长的隧道,而我最后看着李高田,我的兄弟一眼,我含着眼泪对他说:“下辈子,先学好游泳吧!”

他听后哈哈大笑,一对母子,双双消失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