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请君为我倾耳听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5-16
Hi语音直播让你足不出户享受社交乐趣
多地出现无人便利店是新的创业风口还是资本<网传WiFi杀精?专家表示:没证据证明
/br>红枣枸杞小米粥的做法

大约在午夜1点,我先是听到楼下一阵窸窣,接着便听到慌张的脚步接踵而来,少顷便有梗咽声陆陆续续地传到我的耳畔。及天明,令我悱恻了一夜的问题终究有了答案。明哥恰是在我大感疑惑的一刻里死掉的。倘以人生百年设为满分的话,明哥的成绩实在糟得一塌糊涂,他离及格线还差得好远。固然,若把录取线放到40分左右,那么它的这次投档显然非常之成功。当确知这个死讯的时候,我亦忧亦喜。

及我起床楼下的灵棚早已俨然成势了,好一派肃穆之色。灵棚两端赫然悬了一副这样的对联:世上痛无仙丹药,灵前苦煞断魂人。欠了一条横批,但楣上却也不空,大灵堂三个如箕大字也够让人触目惊心一番了。又及我行得楼下,只见得哀乐声里人影憧憧,泪眼如洒,前来吊唁的人既有左邻右舍,也有亲朋好友,蔚为壮观。其实明哥未在檐下,灵堂里空空如也(明哥的肉身还在医院的冷柜里),供奉亦极俭,止有两盘水果和一小坨白肉(却也荤素相宜)。明哥的遗像应该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要不的话他的神情不会如此鲜润(但从他的容貌上应当看得出来这张遗像的拍摄时间应该和他的祭日相差背无几)。照片中的明哥仍是一派茫然的样子,和他生前并没有二致,倘在离他3米处竖一块玻璃的话,他的目光未必能穿得过去。自然,明哥的沉默亦如从前,整整10多年我没有听到他说过话了,而今这番热望愈为渺茫。

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走过一趟鬼门关。那天快要下班的时候有一根大梁恰好从他的头顶飞落下来,正中脑门,这一击使他变成了一个植物人,从此他便和语言绝了交,任你扯破喉咙声嘶力竭,他只顾自昏睡或一脸的怅惘,曾经最熟悉的人都同他成了陌路,任何声音和光再也不能令他产生丝毫的条件反射,更遑论其他。

再见明哥大约在一年前,这个从我眼前消失了10多年的人物突然活灵活现地回到我的视线中来,我的表情于顷间被击穿。那个深秋的傍晚天地间飞沙走石般,我正闷头三步并两步地急行,眼看就要到家了却突然发觉有人拦住了我的去路,且险些和他撞个满怀,于是我才把眼光抬了起来。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更令我心惊肉跳的是这个家伙也诚充满讶异地把我看了个底朝天,一双金鱼眼死死地盯着我,这摄魂大法来的实在太突然,纵使我身怀凌波微步之绝技也是无路可逃。电光火石,我脑子转得飞快,那一刻便是再强大的搜索引擎也得对我的大脑叹弗不已。是明哥,我终于在脑子里把他揪了回来。这张画皮突然重又化作血肉之躯,此情此景令我好不骇然!

有的人死了,但他却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但他却已经死了。我重又在明哥的眼神里找到了这句诗的出处。重又出现在我眼前的明哥确然是一具梦魇中的行尸走肉。

母爱的确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力量,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明哥的母亲外表看来毫不逊于任何一个以拾荒为生的老妇,倘有可能把她混在一群这样的老妇当中,我绝对认不出她。但是这个貌似平常得不及转个身就可以把她忘得一干二净的老妇却有着一笔不为外人觉的巨大的财富,且也富可敌国。明哥便受益于此,母爱不仅将他从病榻上唤醒了,又慢慢地教他重新掌握了一些辨识的能力。明哥的重生便赖于这番长达10数年的一日三秋般的呼唤,他终于从梦中醒来,重又能和我们一起看春暖花开了。当然,明哥的母亲想必也受到了这种幸福的作用力,自从明哥醒来以后我便常常能在这张沟壑纵横的脸上寻到甜蜜和芳菲的气味,她老人家终于否极泰来,所有的好日子好像重又回她的到眼前。

对空虚有所知识的人是最容易遭到香烟的引导,看得出来,明哥重染旧习明显不是为了应酬交际。但这种进步还是不能马上令他融于正常的人群中来,人们还是不肯轻易吧他吸纳到正常的生活圈中,因为他实在为人忘却得太久了,这个和风细雨的世界对明哥来讲其实并不比冷宫温暖多少,而明哥又讷言,除咿咿呀呀再不会其它的发声方法,所以和他人沟通起来便难免遭人嫌恶。于是,明哥烟抽得越凶,空虚便也来得更猛。千不该万不该,明哥不仅学会了简单的思索还学会了和他人吵架。明哥喜欢看他人耍牌,只是看就看呗,要你支招作甚?即便你是个正常人,这个时候也得晓得三缄其口啊,何况你在他人的眼里和他们早已不是一类。

明显,除明哥的母亲懂得如何聆听和揣摩他的意图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一人能够真正了解他的情意所在了,人生的趣味于明哥而言只是索然。这个世界对明哥来说便如悬在窗外的一幅巨大的油彩画,如此精彩,却又那末地难以亲近。不过还好,由于明哥的知识毕竟有限,他对所谓的幸福和痛苦知之无多,便消磨了他的愿望,况他的生理时钟又为自己的母亲调校得很精准,是时而餐是时而眠,母亲的照拂无所不至,明哥的胡子从未长成丛林,头发亦未成为鸟儿们的悬窝之所,明哥的衣履虽不鲜明,却整洁,永久如纤尘不染的样子。

这个春天甫始不久,我便与明哥在路上频繁地遭遇了N次,当然,还有仿佛永远都站在明哥左边的那个母亲。母子二人有时候在我去菜市的路上与我不期而遇,有时又在我满载而归的途中结伴而行。路因为有了方向才看上去有所不同,母子之情却不是任何力量所能改变的,这个方向纵然历经万年也将亘古不变。每每当我看到明哥和他的母亲出现在我的路上,便不免枉自长叹一番。

然而恰恰好日子才开始不久的时候明哥便不辞而别了,挥手自兹去,将那萧萧班马抛在了他的脑后,而在此前不久我还见着他和自己的母亲满脸灿烂地相执而行,逶逶迤迤,仿佛这条路永也走不够的样子。

我的脚步在远方,我的心却在流浪,或许明哥这一年里的复活全为了回报自己的母亲吧?母亲如此艰辛地呼唤了他10多年,他岂能狠得下心就此一睡而不醒,把母亲弃于不顾呢?其实在明哥的心里早已不识东风面了,人生的大苦大幸亦已不能在他心里悄然成吟。他只是眷恋自己的母亲,当然,他也更懂得母亲对他自己的依依不舍。

电影《霸王别姬》里有这么一段唱腔:看前面黑沉沉,杀他个干干净净。。。。。。明哥终究放下了一切,风雨兼程地赶往下一站去了。走好明哥,此生既已不能,商场罚吸烟顾客200元遭起诉:商场无罚款权
我只好祝贺你在来生早日娶妻生子了,那是令一番你从何尝过的趣味,我真的希望在那无极之境中你能再重新眯起双眼灿烂地笑一回,或,听我为你歌一曲。

月经血发黑的原因
月经血发黑怎么调理
月经血块多端午吃粽子养生 你吃对粽子了吗
经期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