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透视村医在花都第127章她是我的女人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9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27章 她是我的女人!

从陈帆出手救下胡香儿,到从RB忍者手上抢走重要单子,整个过程,不到十秒的时间,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到这些人还来不及仔细打量陈帆的面孔。

“八嘎!!”

一名忍者见同伙被劫杀,眼中杀机涌现,寒光一闪,朝柳锋狠狠砍去。在他看来,突然出现的陈帆,是柳锋事先安排好的同伙,不光抢他们劫来的女人,还抢走了重要的方子。

“杀!!”

另外一名忍者同样怒火滔天,举刀砍向柳锋。

柳锋正把注意力放在劫走胡香儿的陈帆身上,冷不丁被忍者砍来,呲啦一声,夹克衣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露出里面的肌肉,肌肉上,同样被划出一道浅浅的口子,鲜血沁了出来。

“该死,一群蠢货!!”

柳锋怒吼一声,倒退几步,想要解释,却被身后的忍者用刀砍到了肩膀。

被鲜血侵染的柳锋突然嗷嗷怪笑一声,往嘴里丢了一颗腥红的药剂,“你们都给老子去死!!”

吞下药剂的柳锋,并没有像之前的柳风那样变成怪人,但是,他的眼睛变得通红,十指似乎变长了一些,顺手一扯,将衣服扯成碎片丢在一旁,露出他青筋凸起的肌肉,而他肩膀上的流血的伤口,诡异地蠕动着。

活着的三名忍者见状,不由地对视一眼。

“他服下了那种药……”

“正好检验一下,这笔交易是否合算。”

“上!!”

一声令下,三名忍者朝柳锋齐齐砍去,但若细心之下,可以发现,这三人的太刀,对准的是柳锋的四肢,他们并不打算要了柳锋的命。

“嗷嗷嗷!”

原本有几分风度的柳锋,在吞服下药之后,眼神变得暴虐无比,面对砍来的太刀,竟然不躲不避,伸手一抓,精准的抓到太刀刀背,用力一拽,噌的一声,竟然将太刀折断成两截!

“八可能!”

断刀的忍者一脸惊愕,却被柳锋伸手掏进了心窝!撤出的鲜血,让柳锋发出一声怪笑,“你们不是想见识一下我们柳家的研究的东西吗,现在,你们看见了,区区提纯神仙粉的方子算什么!死!!”

柳锋怒吼一声,双手朝活着的两人扑去!

“撤退,告诉藤原小姐,计划有变!”

一名忍者身上冒出一阵青烟,却被血淋淋的手从青烟里拽了出来,一下扭断了脖子。

而想要逃走的另外一人,则吓得两股战战,哇啦啦啦的说了一阵之后,被柳锋撕成无数碎块。

混身是血的柳锋,目光盯着破碎的窗口,嘴里发出咀嚼的声音,“陈帆……很好……我要尝尝,你血的味道。”

陈帆救下胡香儿,两人朝外面奔去,沿着街道七拐八拐之后,才停了下来,胡香儿靠在墙上,气喘吁吁,酥-胸一阵急喘起伏,看得陈帆瞠目结舌。

“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胡香儿看一眼陈帆,笑颜如花,她的衣服有些凌乱,汗水顺着额角沁出,将几缕头发弄得湿漉漉的从经历绑架到被解救,她的身体和精神都处于极端之下,如今彻底放松下来,竟有一种难以描述的媚媚之情。

“到底怎么回事?”

陈帆看一眼后面,没有人追上来,心情不由地一松,无论是柳锋还是那几名忍者,给陈帆的压力都不小,尤其是那个柳锋,让陈帆有一种莫名的危机之感。

“那个女人,就在慈善大厅里,伪装成一个女服务员,我不注意,就着了她的道,对了,那个女人在苏城还有一股势力,你得小心。”胡香儿叮嘱道。

陈帆点了点头,忽然想起用透视眼观察别墅的时候,发现地下密室里似乎有一个人影,说道:“对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母亲应该就在刚才那个别墅的地下密室里。”

“真的?”胡香儿的神色一下变得激动,她并没有意识到,陈帆想要发现地下密室,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我要去救我妈!”

“不行,你刚脱虎口,又想再进去?”

陈帆伸手阻止企图往回走的胡香儿,手揽在她的细腰上,将她留住。

“那怎么办?她是我妈!”

见胡香儿神色激动,陈帆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放心,我有办法!”

“对呀,如果你出手的话,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你的!”

胡香儿满怀希冀地看着陈帆。

不过,陈帆却更加担心梅丽苏的安危,不过,因为胡香儿身份的问题,陈帆并不能告诉她实情。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柳锋和那几名忍者一定会离开的,想要救出你母亲,并不困难,只需要两个机敏的人接应就行,你就不要出手了,我现在就打叫人。”陈帆说完,打拨打了一个。

胡香儿见陈帆不出手,眼里不免有些失望,但是当一辆摩托呼啸而来,恭敬地停在陈帆面前的时候,她的瞳孔,不由地浮现一抹惊诧,甚至是震惊。

因为这两人,她不但熟悉,还有过冲突,他们正是以前八指铜爷的左右臂膀,沈老七和张老八,

沈羽揭下安全帽,瞥了一眼胡香儿,目光微微有些异样,而坐在摩托车后面的张山,看见胡香儿,更是毫不掩饰愤怒之色,似乎要不是因为胡香儿和陈帆的距离太近,就要出手的样子。

“帆哥。”

沈老七和张老八两人朝陈帆喊了一声。

陈帆拍了拍张老八壮实的肩膀,说道:“叫你们两人来,是麻烦你们帮个忙。”

“帆哥,有啥事,你吩咐就行,啥麻烦不麻烦的。”

张老八一脸憨厚地朝陈帆笑了笑,目光移到胡香儿时,又将笑容收敛,显得有几分滑稽。

陈帆见沈羽目光中对胡香儿有一丝敌意,他淡淡一笑,冷不丁将胡香儿搂在怀里,说道:“老七,老八,左帮和狐帮的恩怨已经过去了,她现在是我的女人,别的,我没时间给你们解释,你们两个负责这一片区,帮我救一个人出来,记住,只是救人。”

“既然是帆哥的吩咐,我和老八照做就是。”

沈羽见胡香儿在陈帆的怀里面露羞色,对胡香儿的敌意稍减。

陈帆趁机拍了拍胡香儿的肩膀,说道:“有他们两帮你,救下你母亲没有任何问题。”

重庆五洲医院可靠吗
哈尔滨市道外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白癜风治疗武汉哪家医院好
甘肃能治男科的医院
内蒙古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